ow杂食选手但只会发麦源狗粮…
随便叫我什么,欢迎来勾搭(๑•̀ㅂ•́)و✧

【麦源】Ashes of time(6)

啊终于更了终于更了= =

这更新时间也是充满恶意

我本来可以早点写完的但是

炉石日常做了一个多小时

老e12点多才关直播

so

_(:з」∠)_


原本计划这章要刷完岛田副本的然而

我果然高估了自己的水平

感觉自己越写越辣鸡了_(:з)∠)_

脑子多年不动,现在的水平大概只能写个实验报告了。。。

 

日常求评论,谢谢_(:з)∠)_

踩刹车了对不起_(:з)∠)_

 

6.

“……大概就是这样。任务完成。”

“了解。安娜帮你们订了明天中午的机票去瑞士。”

“替我们谢谢她。”

“我会转达的,回见杰西。”

 

麦克雷走进房间时,源氏正在护理他的刀。

左手握柄,右手压刃,在浸过水的砥石上一点点摩擦。从刀根到刀腹,一点点接近刀尖,然后翻个面再来。磨完一遍换一块目数更高的砥石,摩擦的声音带着令人不快的尖利感。

“我以为这些事会有其他人来做。”麦克雷随意地坐在一旁,手支着脑袋,看他熟练而迅速地重复着动作。

“不。”所有的砥石都用过,源氏换了一块牛皮擦拭刀刃。铁水被抚去,原本黯淡的刀在灯下逐渐反射出冷冽的光芒。

“只有武器是最忠诚的伙伴。而忠诚不可亏负。”

牛皮已磨过刀尖。源氏随手挽了个刀花,忽地手腕一抖,带着迅捷的风声一劈,停在麦克雷眼前。

麦克雷静静地看着他。

刀动了。手腕翻转,极轻巧的一捞,在麦克雷身前停住。

光亮如镜的刀刃上,几根棕色的断发。

刀终于撤回,在空中舞出一道绚目的影,收入古朴的鞘。

 

“磨好了。”

 

时间已过去一周。岛田大名的病逐渐好转,眼看就要康复。事实上要不了这么久,为了不暴露身份,安吉拉仅仅使用了她曾经在研究所建立的纳米生物技术,效果和效率都有所欠缺。这似乎就是一次突如其来的怪疾,并没有什么其他势力参与的迹象。普通地治疗,普通地康复,时机恰好的谈判交涉,以及心照不宣的满意结果。

麦克雷遵守约定,从不离开源氏的视线。期间除了日常联络,平淡地像是真的在旅游。源氏对他的身份似乎并不感兴趣,每天练刀,冥想,喝茶,散步,如同往年的日复一日。

兴致来了,源氏会带麦克雷去花村转转。听说麦克雷要带纪念品回去,而且只准备在超市随便凑合一下时,源氏再一次用看智障的眼神鄙视了麦克雷。那之后的一整天源氏简直就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导游,带着麦克雷走遍大街小巷。历史悠久的茶铺,街边的游戏厅,巷道里的刀铺,还有其貌不扬却充满趣味的工艺品店,源氏熟悉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麦克雷多年的特工生涯让他在这平淡的日子里发现了许多乐趣。源氏的过去早已贯穿于这座生养他的城市里。游戏机上排名第一的记录属于GENJI,刀铺的墙头挂着署名源氏的字幅,而每次都被快步经过的橱窗上喷着红色的中二字迹。每一个细节都让麦克雷兴味盎然。

他与源氏虽然相处了不过数天,却仿佛已经熟悉他很久很久了。

 

然而源氏在家族中的地位却有些微妙。

岛田家的小少爷从不插手族中的任何事务,也从无人要求。下人对源氏的传唤毕恭毕敬尽力而为,但麦克雷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隐忍的不服,还有些微的畏惧。他相信源氏绝不可能看不出,但青年似乎习以为常,并视而不见。

麦克雷知道他有个哥哥。岛田家的继承人,在家主抱恙期间执掌大权。仅在被带入岛田城时,他与岛田半藏见过一面。那个与他同龄的长发青年让他感觉到危险,因此很是识趣地不去招惹。

源氏从来不谈自己的哥哥。麦克雷有意的试探,通常只会收获青年似笑非笑的眼神。麦克雷也就不再提起。

岛田半藏住在岛田城的中心,戒备最严的位置。就在岛田大名的附近。

而源氏住在偏远的别院。

 

兄弟不合,人心不稳。

麦克雷汇报信息时想,这可真是莱耶斯乐于见到的场面。

他那脾气暴躁的师父在岛田家的事情上与莫里森吵了不知道多少架,直到上面的决议下发,才悻悻停止。

还好一切顺利。

 

“明天是父亲的寿辰。”青年慢条斯理地收拾着磨刀的器具。“恕不远送。”

“我记得十年前的今天,你和哥哥在这里吵架。”

动作顿了一下,又若无其事地继续。

“不过是我执意要搬出主院,惹恼了兄长而已。

“年少贪玩不服管教,这里最容易躲避监视。

“兄长大约在恼火父亲居然答应了我的请求吧。”

源氏说着说着竟笑了一下。

“总有人想要我与哥哥一样,为家族出力。

“怎么可能。”

 

麦克雷看着源氏动作,他总是忍不住去看他。常年的居高临下让他一举一动都带有独特的韵律,简洁优雅,多年苦修所得的凌厉气质被妥帖地收敛其中。就像那把从不离身的刀,收于鞘中则只见其生而高贵,唯有出鞘之时才得见锋锐无匹。

这大约是他与源氏最后一次独处了吧。

麦克雷隐约有些排斥这样的想法,试图引开自己的注意力,“问题的答案也许可以告诉我了?”

“我以为你早该想明白了。”源氏失笑。

这段时间搜集到的信息足以回答他的问题,但麦克雷只想听眼前的人说出来。

“一场乐见其成的袖手旁观。”最后一块砥石也被放进了柜子里,源氏拎出一壶酒,在麦克雷的对面坐下了。

“满意了吗?”

 

简直就是打哑谜。

“还有一个问题呢?”

“那个啊……”源氏抿了一口酒,眯了眯眼睛,不再说话。

麦克雷不擅长喝这种烧酒,就看着源氏喝。清冽的酒水划过嘴角,沿着上下滑动的喉结滴落,流入玄色的衣襟消失不见。

麦克雷感到有些口干舌燥。

 

“你不渴么?”

源氏忽然探过头,看他的眼睛。

他的和服本就系得松散,这个姿势更是让衣襟敞开,消失的水痕再度出现。

麦克雷原本有些慌张的情绪忽然就镇定了。

他凝视着对方的眼睛。

源氏不闪不避,迎着他的目光,嘴角带笑。

 

这就是传说中的梦想成真吗。

麦克雷想。

然后他捏住了眼前之人的下巴,冲那张肖想了多年的嘴唇吻了下去。

 

 

————————

源氏日常装逼(1/1)达成

唉原本计划这么早不开车的

但是仔细一想以后就睡不到这么鲜嫩的源了

忍不住就……

给,给我点时间学习一下怎么驾驶。。。

 

源当年是知道死局帮过来干什么的,但是他本身排斥这些事情,不愿意参与,所以故意搬到偏远的地方住(而且方便溜出去玩)

然后麦爹大晚上闯人家院子,源一看就知道这事儿是他干的。

干得好啊!

就把麦爹放跑了

大概就这样_(:з)∠)_


评论(2)
热度(37)

© 敷衍了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