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杂食选手但只会发麦源狗粮…
随便叫我什么,欢迎来勾搭(๑•̀ㅂ•́)و✧

【麦源】Ashes of time(7)

我还是无情地拉灯了_(:з)∠)_

卡H卡到生活不能自理_(:з)∠)_

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有基佬开我裤链”和“仿佛身体被掏空”

开了一段,自己看了一下,感觉真的是在写实验报告_(:з)∠)_

希望各位看的时候千万别笑场

_(:з)∠)_顿时对各位司机充满了崇敬之情


哎卧槽把正事忘了

在某人的怂恿下我开了一个麦源聊天打屁脑洞群

很随意,连群名都没取

群号:415472317 

欢迎大家来聊天打屁

以及起个群名_(:з」∠)_

 

7.

一个深入而绵长的吻。

他们像两个正在决斗的剑客,用舌头作武器,小心周旋,互相试探,在烧酒香味弥漫的口腔里热烈纠缠,却充满心机地伺机待发,以求一击致命。

唾液顺着唇角流下,麦克雷的手指描绘着液体滴落的痕迹,悄然潜入松散的和服。金属义肢冰冷的温度抚过逐渐升温的体表,仿佛一条阴险的引线,从锁骨迤逦而下,在挺立的ru尖流连,在紧绷的腹部蜿蜒,然后深入禁地,困住了蛰伏的巨龙,接着“轰”地一声点燃了yu火,龙醒了。

源氏被激得一抖,麦克雷趁机捉住按着他后脑勺的那只手,借助体型优势将人压倒在地板上,在这场不见血的争斗中暂时性地获得了胜利。

吻终于结束。源氏借着月光看身上之人的脸。眼神沉静,唇不再如平常一般上翘,反倒绷紧了,看上去居然有一些严肃。

只有并不均匀的呼吸暴露了主人内心的惊涛骇浪。

“呵。”

源氏轻微地嗤笑。未被困住的手向下探去,扯掉了碍事的衣带。

还顺手拉开了男人的裤链。

 

“来。”

 

夜色静谧,落樱飞舞,春色无边。

 

再醒已经是次日的早晨。房间已被收拾妥当,连昨夜被扔得到处都是的衣物都已叠好放在枕边。阳光透过窗格斜射入室,晃得麦克雷不得不抬手遮眼,等待酸胀的感觉结束。

源氏早已不在。今日是岛田大名的寿辰。

麦克雷回想着昨晚的荒唐故事,对岛田少爷的身体素质有了更深刻的感悟。

明明昨天更辛苦的是他,为什么仿佛身体被掏空的是自己一样。

源氏竟然还给他盖了被子,这下更像小白脸了。

麦克雷被自己的想法深深伤了自尊,赶紧起床穿衣。

中午就要离开了,他要去找安吉拉汇合。

 

医生拎着行李包在岛田家的门口等了有段时间了。她放下行李,给了麦克雷一个亲密的拥抱,“你去哪儿了?他们说你不在房间,我只好在这里等你。再不来我就要让安娜改签了——哇哦。”

安吉拉点了点麦克雷的锁骨,对棕发男人露出了一个揶揄的笑容。

“这可不是你想的那样。”麦克雷提了提衣领遮住吻痕,表情一本正经,“蚊子好多。”

“天哪我居然信了。”安吉拉大笑,“这没什么大不了,牛仔们的风流多情并不是什么秘密。”

“好歹我们现在还是情侣,说好的吃醋呢?”

他们一边互相打趣,一边向花村外走去。宴会马上就要开始,街道上也应景地挂了不少装饰物。岛田家派了车在等他们。然而在车子即将发动的时候,几个岛田组的人拦住了车。

“默西小姐,”对方用生硬的英语说道,“少主让你们回去一趟。”

 

“这不可能,”医生放下听诊器,表情严峻,“令尊已经基本痊愈,怎么可能突然复发!我强调过治疗后的一周内不得用任何处方上没有的药物,现在病人的心跳明显过速,当我的话都是耳旁风吗?”

“我已经派人进行调查,”年轻的少主立在床边,身体紧绷,“很抱歉给您带来了麻烦,但还是请您再多盘桓几日。”

安吉拉飞快地与麦克雷交换了一个眼神。“最多半天,”医生说道,“情况在可控范围之内,很快就能处理好。今晚必须送我们离开。”

“还请半藏少主管好自己的手下。被强制请来这里已经很令我们恼火了,不希望再为其他人的行为负责。”

“不——”半藏正准备拒绝,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他。

“不必麻烦了,医生。半藏,放他们走。”

岛田大名从床上缓缓坐起来,半藏连忙走过去,跪坐在床边,“父亲。”他低声道。

“客人已经到场,去招待他们。我会准时出现。医生,还来得及吗?”

麦克雷瞟了一眼时间,距离正午只有一个半小时。

“可以。”安吉拉说,“只是恢复期会更长。”

“你辛苦了。”岛田大名面对医生时倒是和颜悦色。长发青年沉默着欠了欠身,走出了房间。病房内的其他人也被清空,只留下了安吉拉一人。麦克雷拎着行李站在病房门口,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早就觉得事情可能会有变化,现在终于发生,他的心情倒是放松了不少。

他在随机应变这一项上还没有丢过分。

距离宴会开场十分钟的时候,安吉拉和岛田大名一起从房间里出来了。老人脸上摆着和半藏如出一辙的严肃表情,面色红润,背挺得很直。等在门外的下人立刻去前院通报,没过多久半藏便急匆匆地赶来了。

“车已经备好,”半藏对安吉拉和麦克雷说,“会有人带你们离开。”

 

这一次他们终于顺利地坐上了车。麦克雷悄声和安吉拉询问情况,特地问了一些细节,安吉拉也轻声回复,说着说着她突然顿住了。

“怎么了?”麦克雷问。

“我在病床边上似乎闻到了一股奇怪的气味,”安吉拉眉头轻皱,“奇怪的酸味,有一点发苦。”

酸味?

医生努力地回味了一下,“有点像你们躺在病床上托我上交的脏兮兮的任务报告纸上的味道,噫——”

特工的瞳孔急速收缩。

“Fxxk!掉头!快回去!”

麦克雷一枪打穿了车内的防护玻璃,逼着司机改变方向。安吉拉被他的表情吓到了,“怎么回事?”

“你在这里等我,我有事情要确认一下。”麦克雷对医生交代道,“十五分钟后我没有联络你就立刻联系总部——不,直接联系莫里森!”

他转身像大宅冲去,突然——

 

“砰——!”

 

一声尖锐的枪响。

是狙击枪。

 

来不及了。

麦克雷停滞了脚步。

他早该想到的。他早就应该想到的——!

 

“杰西!杰西·麦克雷!”安吉拉追了上来,“这枪声是怎么回事!——等等,难道……”

“走。”麦克雷的声音仿佛是从嗓子里挤出字来。

“现在没我们的事了。”

 

还没有结束。

距离枪声并无多久,两声震撼灵魂的长啸从大宅中心席卷而出,向四面八方极速扩散,震得街边树叶乱飞,车辆警报狂叫不止。紧接着是连环爆炸,恐慌的情绪迅速在人群中扩散,场面瞬间一片混乱。

 

安吉拉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她花了好一阵才回过神,却看见麦克雷朝着岛田城的方向一路狂奔。

“杰西你要干什么!杰西——!”

她抬脚要追,想起麦克雷的话顿住了。爆炸接连不断,冲天的火焰映红了天空。她咬咬牙,从包里掏出不久前刚做好的治疗杖试验品,还是跟上去了。

 

岛田城里已是一片混乱,到处是慌张逃窜的人们,浓密的硝烟呛得人难以呼吸。安吉拉在烟雾中艰难地前进,还好麦克雷开了定位让她不至于大海捞针——但是麦克雷跑的实在是太快了,安吉拉简直要怀疑麦克雷日常走得慢是不是因为他懒得动。

代表麦克雷的小红点终于停住了,停在一个偏远的小院子里。安吉拉狼狈地赶了过去。

她看到一棵被暴力摧毁的大树。

高大的美国男人跪在树下,抱着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

他抬头望向安吉拉。

擅于随机应变的牛仔从未感觉到如此的无力。

 

“救救他。”

 

麦克雷说。

 

“拜托了齐格勒博士,快救救他!”

 

——————

岛田副本刷完了= =

这一章我简直被吸干了精气==

文笔基本等于负值= =

在游戏里被源追着砍只能在码字的时候虐回来了→_→

我本来是打算开了车再发的但是我答应了人要今天更新

那以后学会了怎么开车我再补上吧。。。


评论(17)
热度(37)

© 敷衍了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