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杂食选手但只会发麦源狗粮…
随便叫我什么,欢迎来勾搭(๑•̀ㅂ•́)و✧

【麦源/现代AU】为爱你而生(上)

贺麦源1000tag达成~

主唱麦克雷x大学生源氏
片段灭文法哈哈哈哈哈哈
去日本前是写不完了,赶紧发个上orz
我一定要写麦克雷唱歌向源氏告白。太他妈想写了就写了……半夜码字来不及beta,可能有点乱orz见谅……


啊弄了一个小小的粉丝福利w见我下一条lof!

上飞机前居然没发出去(

1.
演出结束后麦克雷叫住了宋哈娜。
麦克雷盯着哈娜的眼睛,神情严肃得仿佛下一秒就要表白。哈娜下意识向化妆间的门口挪了挪。
“哈娜,昨天送你回家的那个人,是谁?”
悄悄摸向笤帚的手收了回去。
“啊,那是——等等,你问这个干什么?”
英俊的摇滚乐队主唱露出了一个梦幻般的微笑(哈娜吓得一哆嗦)。
“我要追他!!”

源氏推开化妆间门的时候正巧看到这一幅光景。一位高他快一头的男子摆出标准壁咚姿势眼神深情款款,而他的学妹仰头与之大胆对视,背后一只手冲着角落扫把的位置将伸未伸。
源氏思考自己是否应该提醒这位男子哈娜已经有男朋友了。没等他开口,听到声响的二人已经迅速分开。“学长你来啦!”哈娜欢快地冲源氏打了个招呼,“稍等一下我卸个妆马上就好!”说着便扑在化妆镜前进行那些女孩子们的复杂工序。源氏的目光顿时失去了关注的目标,在这狭小的化妆间四处游荡之后只得尴尬地落在了另一个人身上。
“你好。”这位高大男子上前一步,微微欠身伸出手来,嘴角噙着笑意,声音低沉磁性仿佛自带共鸣箱。“杰西·麦克雷。”
该死的自来熟。源氏只得从兜里伸出手回握,“岛田源氏。”
“Genji.”麦克雷重复了一遍,字正腔圆听得源氏有些不自在,下意识挣了一下。对方倒也从善如流,干脆地放开了手,但目光却没有收回。源氏忍不住想拿门后的扫把了。万幸在事态变得严重之前,哈娜收拾好了自己。她拎着兔子包挤进两人中间,“over!天哪这化妆间真是又小东西又多,我要去投诉了!——你俩干什么呢?”
麦克雷眨眨眼睛收回了目光,“哈娜,这位是?”
没等宋哈娜开口,源氏说:“我是哈娜的学长。”
麦克雷挑了挑眉,哈娜赶紧接过话茬:“杰西是我玩音乐认识的朋友,你们刚才是不是互相介绍过了?嘛不早了我和学长先走啦杰西谢谢你今天的演出哇真的超级棒我们下次再约哈拜拜!!”说着便拽过源氏的手意欲离开,谁知麦克雷长腿一迈便拦在了源氏面前。
他指了指源氏包上的小鱿挂件,“旁友,战网来一发吗?”

路上源氏问哈娜:“那个叫麦克雷的人,是要追你?”
“呜哇啊不是啊学长,他知道我有男朋友的~说起来……”哈娜拽着源氏的胳膊撒娇似的摇,赶紧转移了话题,心里却重重叹了口气。
人家是要追啊!

2.
“我恋爱了。”麦克雷说。
“哈?”这是吉他。
“哈!”这是键盘。
“噫——”这是贝斯。
“噗!!!”反应最大的是架子鼓。
“严肃点,”麦克雷说,“你们的主唱要去追求真爱了懂吗?”
贝斯:“看来还是一厢情愿。”
麦克雷说:“目前,目前!我已经开展追求真爱的第一步了,两情相悦指日可待知道吗!”
队友纷纷掏出嫌弃的眼神。麦克雷不以为意,穿衣服准备撤退。
键盘举手:“队长,不是说好了为了下个月的live晚上加练的嘛?”
“谁说的?我说的?我怎么不记得?取消取消。”麦克雷大手一挥,拎着吉他包溜了。
乐队成员们面面相觑。
吉他:“他这是急着干嘛去啊?”
贝斯幽幽地说:“追求真爱。”

[Deadeyes]上线了。
[Deadeyes]正在玩《守望先锋》。
[Deadeyes]邀请你加入小队!
您已加入小队语音频道。
“晚上好,源氏。”是那个熟悉的声音。源氏打开了话筒:“晚上好,麦克雷。”
“叫我杰西,都是开黑30小时的交情了还这么生分。”源氏被逗笑了,投降道:“杰西,杰——西,可以了吧?”
耳机里传来麦克雷满意的哼声,“开咯。”

“社长最近都不带我们开黑了。”
“每次上线都在打天梯。”
“就算是快速也不带我们!”
“申请进组永远都会被拒绝!”
“观战的时候我看到了,总是和那个叫什么Deadeyes的家伙一起……”
电竞社的成员们忽然达成了什么共识。
“天哪,社长难道在带妹?!”

3.

临近期末,计算机系的宿舍楼直到深夜还是灯火通明。未来的程序员们坐在电脑前十指翻飞,为两天后的deadline贡献自己的力量(和发量)。
源氏也不例外,他正坐在电脑前debug自己负责的部分。进度已经过半,屏幕上一行行代码瀑布般流过,角落的讨论组偶尔冒出一声队友的哀嚎。
宿舍很安静,只听得见敲击键盘的声音。
放在一旁的手机无声地亮了起来,吸引了源氏的目光。
“Incoming call Jesse Mccree”
键盘上的手指顿了顿,移到了手机上,点了代表接听的绿色按钮。耳机里响起麦克雷带着笑意的声音,“这么晚了,还没睡?”
源氏看了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已是凌晨一点了。
“在debug.”他说,接着又解释了一句,“后天deadline,队友们想先整合一下,看看有什么问题。——你不是也没睡。”
“哎呀~”麦克雷的音调忽然变高了,“人家睡不着,要给源氏唱歌才能睡得着~”

“唱吧。”源氏叹了口气,略微调低了听筒音量。他不太喜欢工作的时候有其他声音的干扰,但麦克雷的要求他总是难以拒绝。
这个人总是利用声音优势。源氏有些懊恼地想。
而这男声总是十分动听。

“那我唱啦!”听筒那边顿时雀跃起来,很快便出现了吉他扫弦的声音。
——失眠了不躺在床上,还要抱着吉他伴奏?
这就是传说中歌手的职业素养吗。
源氏摇了摇头,目光移回了屏幕。
简短的调音后,木吉他奏起和弦,轻柔的旋律响起,仿佛一阵微风吹过源氏的耳边。
然后,响起了那略带沙哑的,低低的,悦耳的男声。

Oh Danny Boy, the pipes, the pipes are calling  
哦,丹尼少年,
From glen to glen, and down the mountainside.
当风笛呼唤,幽谷成排,
The summer's gone, and all the roses falling.  
当夏日已尽,玫瑰难怀。
'Tis you, 'tis you must go and I must bide.
你,你天涯远引,
But come ye back when summer's in the meadow.
而我,当草原尽夏,我在此长埋。
Or when the valley's hushed and white with snow,  
当雪地全白。
For I'll be here in sunshine or in shadow.
任晴空万里,
Oh Danny Boy, oh Danny Boy, I love you so.
哦,丹尼少年,我如此爱你,等你徘徊。

屏幕上的光标在同一位置闪烁了许久,敲击键盘的声音早已悄悄停歇;耳机的音量不知何时已被调回,而本应坐在电脑前的人也不见了。
月朗云疏。源氏站在阳台,看着校园的灯火明明灭灭,一手捏着手机,一手扶着耳机,发呆。
“源氏,”耳机里有人喊他的名字,“源氏?”
“啊,在。”他回过神来。
“我唱完啦~♪”
“……嗯。”
又是一声轻笑,然后是一声再刻意不过的哈欠, “唔啊好困——果然唱了歌就不失眠了~”
“晚安,Genji boy♪”

电话断了。
源氏看着屏幕上的通话结束发了一会呆,被夜风吹地一激灵,才如梦初醒般走回了房间,坐在电脑前。
他点开了闪烁不停的讨论组。组里哀鸿遍野,大家不顾组长的苦心劝导纷纷将状态改成了delay。
“源氏!”组长看见源氏的头像从离开变成了在线,“我就知道你还在!这些小兔崽子们一个个都溜了,只有你最靠谱!”
源氏看了代码窗。进度条停留在69%很久没动过了。
他保存并关闭了程序,点开了讨论组内自己的状态栏,从on time改成了delay。
然后关掉了电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组长绝望地把字体改为了红色,聊天框内顿时充满了生无可恋的啊啊啊。

这delay怎么想都是麦克雷的错。
源氏平躺在床上这样想着。一手捏着手机,一手扶着耳机。
耳机里并没有声音,又仿佛还有着什么声音。

唉。
可是这男声依旧十分动听。


4.
所以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学长?!”哈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居然在live house看到了她那对摇滚毫无兴趣也从来不看live沉迷代码和游戏的学长?
本想低调做人却还是被学妹看见了,源氏顿生一股做了错事的罪恶感忍不住想出言解释——等等看live到底有什么错!虽然现在是考试周但我并没有考试啊?!内心的罪恶感尽除,再仔细一想,哎呀现在可是考试周啊!源氏赶紧摆起架子教训起爱玩的学妹来:“哈娜你怎么在这里?最近不是考试周吗?”
哈娜闻言确实怂了一下,但很快便察觉这是源氏转移话题的小伎俩,眼睛一转怼了回去:“先不说我,倒是学长你——你是来看BW乐队的?”
哈娜说着说着感觉有什么不对。她睁大了眼睛揪住源氏的袖子。
“你是来看杰西·麦克雷的?!!”
源氏感觉自己的耳朵蹭的一下就烧起来了。他确实是受麦克雷邀请没错,但这有什么不对的吗?哈娜这是什么反应?我这又是什么反应?
哈娜的心随着源氏的缄默越来越沉,她难以置信地说:“天哪你就这么被拿下了?他只是要了一个战网号?”
“什么叫拿下了?杰西只是邀请我来看他的live!他为此准备了好几个月!”
“杰西?哈!哈!那社员们怎么天天都看见你在和他打天梯?”
“不要夸大其词哈娜,我也有要工作的时候——杰西明明也在干正事啊,他经常给我听他们的歌……”
哈娜眼睛一眯:“你给他手机号了?”
“我们双排打天梯难道不沟通时间吗?”
“手机号都有了!那脸书?推特?ins?”哈娜赶紧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各种社交软件上源氏的最近好友果然都是麦克雷。
“……反正我来看他的live了!我又没有考试!”源氏心虚地甩开了哈娜的手,转身朝向了舞台。麦克雷和他的队友们已经调试好了设备,live开始了。
“你明明不听摇滚的……”哈娜有气无力地做着最后的挣扎,感觉自己仿佛是一位憔悴的母亲看着天真的儿子一步步掉入猎人的陷阱却无能为力。
摇滚有什么好听的。源氏在心里反驳着,但是,但是……
但是杰西唱歌,真是好好听啊。



———————————
danny boy歌词翻译by李敖
有bug和建议以及感想请务必留言告诉我谢谢wwww
天哪我赶紧去睡了
八小时后前往花村!!!!!(不

评论(15)
热度(54)

© 敷衍了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