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杂食选手但只会发麦源狗粮…
随便叫我什么,欢迎来勾搭(๑•̀ㅂ•́)و✧

【麦源/联文】Somnambulism

庆祝麦源新皮肤搞的联文,过了大半个月终于写完了(。)

一个个都想搞大新闻!!!!!


第一棒 Flag

 

       “砰”飞镖毫无征兆的飞了过来,麦克雷条件反射的偏过头躲开,而后面的墙就没那么好运了。那枚忍者专用的飞镖的二分之一硬生生地嵌入了墙体,在墙面上以受力点为中心向两端扩开一条不短的裂缝。

   “放轻松,”看着那双暴怒红色的眼睛麦克雷说道,“别那么暴躁。”

       明明是自己嘴贱加手贱在先,麦克雷倒是毫无自觉。

       源氏也懒得理他,翻过身背对着他。大概习惯了作为室友的麦克雷一贯的作风,只要没有彻底被惹毛,源氏也不予理睬。

       “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呢,源氏。”

 

这是麦克雷第二次见到岛田源氏。莱耶斯把这个充满戾气的人再次带到自己面前,说了句“好好相处”便走了。源氏浑身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请勿打扰”的信号。

“……真是可怕,那个人被改造的剧痛折磨时一声不吭,醒来就答应了摧毁岛田家,怎么说也是自己曾经的家啊……”麦克雷想起了无意中听到的来自医疗室的窃窃私语。

“你现在的样子像一只受惊了的猫。”他笑道。下一秒,麦克雷就被源氏以蛮横的姿态冲撞,源氏不算厚实但有力的肩膀毫不留情的撞在了他的胸膛上。在源氏可以反应过来进行下一个动作之前,他却被麦克雷拦腰举了起来,随后被轻轻的摁在了床上,脊梁和柔软的床面相碰发出细微的声响。

“好好休息。”牛仔说。

 

第二棒 非鱼

       

       这四个字就像魔咒一样,方才还充满攻击力的忍者突然安静了下来,他眼里的猩红逐渐沉寂。

       源氏盯着麦克雷看了一会儿,居然真的缓缓地睡着了。       

       

       麦克雷从梦中惊醒,他的脑袋一阵阵地发痛,却怎么也回忆不起那个将他惊出一身冷汗的梦境。他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来,吃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试图锁定床头柜上的水杯。

       一双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看着他。

       麦克雷猛地一震,吓得差点跳起来。他这下算是彻底清醒了,眼睛逐渐适应黑暗后他看清了眼前人的身体,他新来室友的胸膛平稳地起伏着,安静的室内回荡着呼吸器轻微的运作声。

       “……源氏?”他问道,语气里不由得透着一丝警惕与怀疑,说话间牛仔不动声色地把手伸进枕头下,维和者熟悉的触感让他紧绷的神经略微放松了些。

       源氏缓慢地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对他疑问的回应。

       还没等麦克雷决定他是要先把枪从枕头底下拿出来,还是先穿上他的裤子时,机械忍者身上的光闪了闪,接着源氏掉头就向门口走去。

       “大半夜的,你要去哪儿?”麦克雷忍不住问,但被询问的对象毫无反应,径直打开门走了出去。

       麦克雷很累,麦克雷很困,他拿着枪就想原地躺下继续睡——说不定源氏只是去趟厕所呢?

       但说不定他连厕所在哪儿也找不到呢?

       自诩好心肠的麦克雷只好一个翻身滚下床,出门为自己的室友指点前往厕所的方向。

       三更半夜的走廊空荡荡的,月光透过树影,斑驳地打在木质地板上,麦克雷的脚步声在空气里回荡。先于他没多久出门的源氏不知跑去了哪儿,牛仔翻遍了整层楼也没找到他的身影(厕所自然也不没被放过)。

       他总不会一出门就翻窗跑了吧,麦克雷在心里嘀咕,人生地不熟的,万一他跑回来时迷失了人生的方向,一不小心翻进了自家指挥官的屋子——

       他甩了甩脑袋,打消了这个不堪设想的念头。

       找遍一圈之后他又回到了他们的宿舍,麦克雷坐在床边等了好一会儿,直到远处的天光逐渐发亮,窗口传来轻微的鸟鸣声,直到他疲于聆听挂钟齿轮单调的运作声,忍不住合上疲倦的双眼。

       就闭一会儿眼睛,他想,等天亮了,大家都起来了,再去调监控寻找源氏的踪迹也不迟。

 

       麦克雷觉得自己只是打了个盹。       

       他似乎走入了先前梦境的延续,又像是在回忆里漫步行走,这里有漫天火光,有下不尽的大雨,有初春枝头的第一枝花骨朵,有一双噙着笑意的眼睛。

       当他试图看清他身处何处时身遭却像是飘起了漫天大雾,他眯起眼睛,怎么也看不清梦中人的脸庞。

       那是雾中花,水中月,这个念头没由来地窜进他脑子里,或许是我此生都看不透的——

       他身边传来了点不大不小的动静,麦克雷急忙睁开眼睛,发现源氏正坐在床边调整他的护甲。红黑色的龙击剑放在他腿上,清晨的阳光给它镀上一层金边。

       “你昨晚去哪儿了?”他问,而且你还盯着我睡觉。话到嘴边,他又欲言又止地咽下了后半句话。

       “哪儿也没去。”源氏简短地回答他,他匆匆扫了麦克雷一眼,又低头折腾起他的装甲来。

       

 

第三棒 梵

 

       麦克雷自然不信他的说辞。

       ——没有什么比从看起来像个“中二晚期”的暴躁青年嘴里说出来的东西更不具有说服力了。

       但是麦克雷不信是他自己的事情,源氏这样的话说出了口,除非他死缠烂打着想要弄明白个三七二十一,那么事情就只能和源氏所说的一模一样。

       “噢……行吧,最近睡得不是太好。”麦克雷揉了揉自己的肩膀,那儿的确酸痛非常,他表现出一副疲累的模样,“可能昨天晚上做了奇怪的梦。”

       麦克雷让胡编乱造的语句在自己青色胡茬以下一一泵出,他不信源氏相信他的鬼话,正如他不信源氏的鬼话。

       瞧瞧你那样样子,杰西,猜猜你的小室友到底做了些什么?

       麦克雷在自己的心底暗自发笑。

       “哦,是么。”

       源氏依旧在整理他全身的装备,他刚才在折腾他的装甲,猩红色的,麦克雷觉得这可不是什么可爱的颜色,这样看起来太过瘆人了。源氏现在又在拨弄自己赤裸手臂上的人造管子,它们赤裸裸地插在肉里,还是血一般的猩红色,源氏觉得它们所处的位置不太对,他拨弄拨弄它们想要换得稍微舒适一些的环境。

 

       ——这副场面看起来更瘆人了。

 

       麦克雷刚刚情绪丰富思想深厚,但是他的室友不像他,源氏冷淡极了。他在说出那句冷淡的话后加快了他的速度,然后他停下了他手中的事情,抬起了头,目光沉静地盯着对面的木色墙纸。——这当然不会是源氏要求的,麦克雷喜欢这个墙纸远胜过指挥官偏好的黑色墙壁,这东西更有人情味,麦克雷这样想到。

       “看起来你把手里面的事情忙完了。”麦克雷顺着源氏的目光看下去,“然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去吃早饭……”麦克雷把自己话憋了回去,这里的天亮的很早,今天亮的格外早,麦克雷看眼时钟发现现在六点都不到。

       六点都不到,指挥官们可没有醒。

       六点都不到,往日的他现在还在呼呼大睡。

       麦克雷瘪嘴,他现在有些难过,明明他可以拥有更为优质的睡眠。昨天晚上被红眼起床不知去干什么的源氏弄醒不说,现在睡的时长都不如往日了!

       麦克雷想要说一些什么,但是此时源氏没有理会他。说不定他真的如麦克雷所说的那样去吃早饭了。

       麦克雷无奈极了,他在心里面说动动脑子吧朋友以前的小少爷,现在才几点谁来给你做早餐,然后催眠自己说自己再睡一个回笼觉也好。然后身体不听使唤地跟着源氏走出了他们的卧室。

       ——麦克雷不相信这个家伙能做出可以下咽的食物,至少牛仔手里面出来的不难吃。

 

第四棒 Tinker

 

        结果源氏煮了包方便面。

        而且还是没有任何调料,纯粹是应急食品的面。白开水煮面。

        麦克雷呻吟了一声:“我们真的要吃这种玩意儿吗……”

        源氏端着碗:“不是‘我们’。没有你。”

        他看也不看麦克雷一眼,坐到旁边开始吃面。吸溜吸溜吸溜。

        麦克雷这才反应过来,他刚刚傻乎乎地看着源氏倒水、煮面,没注意到源氏只拿了一包干面团,根本没有他的份。

        源氏心无旁骛地咀嚼着白开水泡面,麦克雷作证,他连盐都没有放。

        麦克雷看不下去了:“把碗给我,虽然我也不怎么会做饭,但总得教教你怎么样才算是人类的吃法。”他伸出手去拿源氏的碗——

        源氏端着碗猛地往后一撤,厉声说:“住手!”

        噢噢噢,这反应可有点大。麦克雷讪讪地收回手,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后来麦克雷特别留心观察了一下源氏的一日三餐。

        他发现源氏的饮食简直枯燥得令人发指。

        白水煮面还算好的。平时源氏把压缩饼干和能量棒当饭吃。麦克雷确实听说过他的消化系统不如正常人,但能量利用的效率反而更高——但这些都不足以解释源氏的饮食习惯。他简直就是在刻意回避能给人的味蕾提供享受的东西。

        一冒出这个念头,麦克雷就感到自己的血液冷下来。

        是的。大概这就是原因了。

 

        源氏在宿舍里摆放的个人物品少得可怜。麦克雷有时会有把吃完的外卖和空香烟盒子堆在宿舍里,直到被莱耶斯撵着打扫干净。宿舍里源氏的那一半干净、整洁,空空荡荡。如果不是心里有数,他会觉得那张床根本没有人住。

        麦克雷此刻独自一人躺在自己床上,不时看一眼宿舍的门。

        门开了。

        “源氏你回来了。”麦克雷从床上坐起来,琢磨着要怎样把他要做的事表现得自然而然顺理成章。于是他又躺了回去,装作漫不经心地说:“别人寄给我一罐茶叶。好像是日本绿茶,你要是想喝,随便取就是了。”

       刚进门的源氏听了这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又踏出了宿舍的门。他临走前还不忘把门摔上。“咣”。

        麦克雷瞪着那扇被摔上的门。片刻后,他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根烟。

 

        这天麦克雷很晚才到宿舍。莱耶斯有时候简直就是个偏执狂、【——】——他嘟哝着各种不能被暗影守望里其他人听到的话,一打开宿舍门,就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

        他探头进去。源氏已经睡下了,他的睡觉时两手放在胸前,僵直又紧绷好像一具雕塑。

        他们共有的桌子上摆着两个杯子。他认出来,那是源氏和他的漱口杯。里面乘放着深色的茶水,还冒着热气。

        他忽然很想吹声口哨。但为了不吵醒源氏,麦克雷忍住了。

     

        那个晚上之后,当麦克雷无数次试图在深夜起床查探源氏的去向,却每次都因为一觉死睡到天亮而失败的时候,他意识到,每天摆在床头柜上的绿茶肯定有什么问题。至少自己那杯肯定有问题。

 

        凌晨时分,源氏悄悄地走进宿舍。

        他往自己那半杯茶里冲了点热水,仰头一饮而尽。源氏觉得,只当是补充维生素的手段而已,不必讲究什么细品。

        喝完以后,杯子的底部还剩几滴水。源氏拿着杯子走到麦克雷的床边,盯着他的脸看,眉头皱的很紧。

        盯了一小会儿,他举起杯子,把剩下的几滴水甩到麦克雷脸上。

        没醒。

        源氏“哼”了一声,有点嘲笑的意思,尽管他也说不清自己在笑什么。

        他洗干净杯子,爬到自己的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第五棒 敷衍了事

 

        又睡过了。

        麦克雷靠在床头,懊恼地抓了抓头发。他拖着步子去卫生间洗漱,发现胡茬又长了出来,便想去床头拿剃须刀收拾一波。谁知一开门,就看见窗边忽然多了个人影,吓得他脚下一绊,赶紧扶住了墙。窗边人听到声响转过身,两只红色的眼睛明晃晃地盯过来。

       是源氏。

        “嚯!”麦克雷夸张地扶了扶心口,“吓我一跳。”

       源氏哼了一声。“莱耶斯让我问你,为什么没去集训。”

        “操!”麦克雷脸上的惊吓变得有几分货真价实了。他赶紧翻出通讯器开始思考用什么措辞才能平复上司的杀心,没写两个字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大爷的,”麦克雷没好气地把通讯器丢在床上,“今天我休假!你耍我!

       源氏短促地笑了几声,红色的瞳孔随之暗了一暗,显得柔和了一些。麦克雷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有人气儿的表现,颇为新奇地多看了两眼。可惜源氏察觉到他的注视后迅速收拾了情绪,偏过头,一言不发,眼睛又现出先前那渗人的光芒。

       麦克雷没来由地心软了一下,原本为自己大起大落的心境讨还公道的心思也没了。房间重归寂静,只能听到麦克雷折腾自己的声音。他翻出刀片和剃须泡沫龇牙咧嘴地刮了胡子,穿好衣服,把配枪塞进枪套,出门时犹豫了一下,含糊地打了声招呼,便出去了。

 

        今天实在是起得晚,食堂已经没饭了。麦克雷只好去后厨顺了两片三明治,在廖的笑骂声中溜出宿舍区。以往的休假日,麦克雷还是会自觉自发去靶场呆几个小时。但今天他改了主意,脚下步伐一改,拐去了信息中心。

        监控室值班的同事正偷偷摸摸看肥皂剧,听见声响大爆手速关掉了视频。麦克雷伸出食指轻微地“嘘”了一声,指了指墙上的监控。同事心领神会,热情地给他指了个角落的空位置(甚至还倒了杯咖啡),坐回去接着看令人唏嘘的情感纠葛。

        麦克雷轻车熟路地坐下来,点了根烟,很快调出了最近一周的监控录像。宿舍楼的监控很少。为了保护隐私,只有几个安放在走廊上的摄像头。麦克雷调出自己门前的那个,开了八倍速开始看。一看就是大半天,烟头碾了好几个,值班同事都要换班吃饭去了,才看了个差不多。

        然而这并没有满足麦克雷的好奇心,甚至让他更加疑惑了。

        监控里并没有源氏的踪影。

        难道最近他晚上都老老实实的没出门吗?麦克雷根本不信。他调出了源氏成为他舍友的那一日的监控。日子有些远,他颇费了些功夫。

        还是没有。

        从午夜十二点开始,宿舍区的走廊安静地如同静止画。如果不是左上角的时间还在飞速变动着,麦克雷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按了暂停。

        他真的眼花了?麦克雷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忽然屏幕一闪,麦克雷当机立断按了暂停,倒回两分钟,恢复原速看了起来。

        凌晨四点,源氏出现了。

        背着他的刀,从走廊那头缓缓走来,在房间门口站定,输入密码,拧开了门。

        进门前,源氏忽然扭头看了过来。麦克雷又被吓了一大跳,才意识到源氏是在看监控。源氏盯着监控看了几秒就转过头进门了。画面又恢复平静。

        那两只红眼睛实在是太他妈闹心了。麦克雷忿忿地想,他一定要找个机会申请舍友换个颜色。

        等等,为什么只有他回来的画面?

        麦克雷思索了一会,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他们的宿舍在17楼,这人难道是半夜跳窗的吗?

        源氏到底在想什么?

 

        带着满腹疑虑,麦克雷走出了监控室。隔壁检测中心的门正巧也开了,一位穿白大褂的金发女性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文件,正和门内的人说着什么。

        是安吉拉·齐格勒博士。

        “不行,这样的改动风险太大……是的我承认力量和弹跳性会提升一个量级,但我始终坚持最大化保有人体部分……他是人类,不是什么机器。——我才不管上面有什么要求,现在的测试数据已经比大部分特工要强了……他自己的要求?什么时候轮到病人自己提要求了?我得再找他谈谈……杰西?你怎么在这?”

        麦克雷摸了摸鼻子:“休假日,来找卢克聊天呢。”卢克是那值班同事的名字。

        医生闻到了他身上的烟味,皱了皱眉,“你又抽烟!我要考虑让指挥官扣你生活费了。”

        “别别别!您就当我是空气,今天无事发生过无事发生过……”麦克雷作求饶状,安吉拉只是唬他一下,见他这一副搞怪的表情也笑了。

        麦克雷指了下安吉拉手上的文件:“这是……源氏的报告?”他调动了全身的演技让这句话显得轻描淡写一点。随口一问,无心之语,无论是什么,总之一点都不刻意,绝对不。

        “你关心他?”安吉拉反问了一句,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没等麦克雷想好措辞,她自己倒是想通了,“哦对,你们现在是舍友。”麦克雷暗暗松了口气,无比正直地点了点头:“是啊是啊,莱耶斯忽然丢个新人给我,真是令人惶恐。”

        “你担心他拖后腿?”安吉拉说,“你是怀疑我的业务水平了?”

        “不敢不敢。”

        “那你还担心什么?”

        “……担心我给人家拖后腿啊!”

        “你的担心是对的。”

        “……”

        两个人一边拌嘴一边向食堂走去,在食堂门口遇到了刚吃完晚饭的指挥官。

        “晚上好。”莫里森打了个招呼,又想起了什么。“加比正找你呢,杰西。”

        “我今天休假不训练!”

        “哈哈没说你这个,莱耶斯有新任务给你,你就等着吧。”莫里森笑着摆摆手走掉了。

 

        新任务?

        和谁?一个人,还是和源氏?

        麦克雷等了一晚上,也没有接到莱耶斯的通讯请求。

        他靠在床头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通讯器上的俄罗斯方块,脑子里胡思乱想。

        今天的桌子上没有茶。源氏还没有回来。

        通讯器上的时间从23:59跳到了0:00。

        麦克雷哼了一声,关灯睡觉。

 

        麦克雷又做梦了。

 

 

第六棒 TSkumo

 

        这次的梦与往常不同。

        黑红色赛博依旧是他梦里的主角,但麦克雷看不见他自己,也无法转动视角,只能干巴巴地盯着室友的后脑勺。源氏老了一些,身上的管子没了,也学会了摘下面罩并好好穿衣服,此时正提着两个巨大的购物袋行走在日式风格的街道上,最后在小小的院落前停下了脚步。

        他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而且很开心,麦克雷想。

        在闹钟响起的前一秒,小牛仔还饶有兴致地看岛田源氏手忙脚乱地做饭,把新鲜海鱼肉切成薄且均匀的小片,速食饭团在微波炉里加热半分钟,在味增汤烧滚了溢出水沫时冲到灶台边关火。

        他在源氏身后发出无声的哈哈大笑,却不想小忍者带着七分笑意和三分气恼扭头瞪了他一眼。

        咦,他能看得见我?

 

        他醒了。

        麦克雷在下床穿衣服的时候努力回忆他刚刚梦见了什么,好像有一碟浅粉色的生鱼片和深粉色的腌萝卜。他在刷牙的时候彻底清醒过来,把梦境里温和闪亮的棕色眼睛和(看上去不怎么好吃的)日式餐点统统抛在脑后。

 

        新任务确实是麦克雷和源氏一组。他们早上在食堂碰见对方,麦克雷叼着面包支支吾吾打招呼,而源氏以短暂的目光停留作为回应。当麦克雷吃完早饭,往莱耶斯办公室去时,源氏默默跟了上来。

        麦克雷猜测昨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昨天早上这家伙还有心情跟他开玩笑,现在却阴沉得一句话都不愿说。

        不,该说是消沉更为准确。

        然而现在并不是提问的好时机,麦克雷得咬牙把他抓心挠肝的好奇憋在肚子里,好避免被忍者的胁差捅出个窟窿的下场。

        幸运的是,食堂到暗影守望老大办公室的距离并不远,任务能让他从疑问中短暂地脱离一会儿。

        “伦敦的‘归零者’,我需要你们去那里收集一些情报,告诉我局势怎么样了。”莱耶斯在他们进门的时候说,“好消息:莫里森不知道这件事,所以这次没人会跟在屁股后头啰啰嗦嗦。坏消息:你们没有后援。这里是你们需要的信息。”

        麦克雷唉声叹气地接过薄薄几页资料,说:“杰克已经知道你要派给我任务了,想瞒过他可不是件容易事,长官。——源氏?”

        源氏没有接麦克雷递过来的文件。这下连莱耶斯也从文书中抬起头盯着他。

        “很抱歉,长官,我恐怕不能参加这次行动。”他的语调刻板又生硬,仿佛是在强迫自己少流露点感情,“昨天我拿回了我的武士刀……龙神没再给我回应。”

        源氏拔出背上的长刀,麦克雷注意到这不是他加入暗影守望后使用的黑背红刃刀,而是更早一些的银背绿刃,刀柄上方还刻着岛田家的双龙纹章。

        但是如他所说,刀刃挥斩时确实没有超自然的光影或力量跑出来了。龙一文字毫无声息地黯淡着,像断电的机械。

        “……我不认为自己还有充足的战力。”源氏说,“我希望能留在基地,配合进一步的改造。”

        万一就是改造毁坏了你的龙神之力呢?麦克雷张了张嘴,没敢说出口。

        拉美裔指挥官紧盯着机械忍者血红的义眼。

        “我记得这玩意儿被收在最高等级的仓库里了。”

        “是的,长官。”

        “你没有权限知道仓库的位置,或者进去拿东西。”

        “是的,长官。”

        “所以?”

        “我以为暗影守望已经被全体停职了,而麦克雷还得去执行任务,长官。”

        莱耶斯看起来要生吞活剥了源氏,麦克雷在旁边胆战心惊地思考,如果他们打起来自己应该劝架还是先跑。而源氏依旧坦然地站在原处,对指挥官凶恶的目光不闪不避。

        “好吧,你赢了,小兔崽子。现在你超过了杰西·麦克雷成了我管教名单上的首位。”莱耶斯最后皱着眉这么说,“牛仔,这个任务是你一个人的了。现在,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出去。”

 

        龙神的消失不是一夜之间完成的。征兆起于几天前,他和麦克雷在宿舍打了一架,精神高度紧张的源氏居然就在麦克雷一句话后睡了过去,还陷入了光怪陆离的梦境,似乎是曾置身云端旁观两只庞然大物撕咬战斗来着——这正常吗?

        他在短暂的小憩后悚然惊醒,爬起来修补了墙纸的裂痕,而后回到床上,却怎么也回不到刚才的梦境中去。

        好消息:愚蠢的牛仔似乎以为那一架只是场梦。坏消息:只要和牛仔身处同一间屋子,他就会持续被龙神的梦境困扰。

        源氏讨厌那些梦。虽说那是北风神龙的意志,但他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被另一把龙刃刺入身体的感觉。那很疼也很令人难过,所以他选择溜出去找他那把龙一文字,而不是在噩梦中辗转,或者坐起来裹着被子听麦克雷打呼噜。

        他不想把这些情况告诉已经身在英国伦敦的室友,但或许找回龙神之力的线索就藏在梦境中,而且是有麦克雷在旁边时才会出现的那种梦境。

        源氏,你打算怎么办?

 

第七棒Jellydrops

 

        源氏从神龙之力失效的那一刻起,就知道这次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麦克雷去伦敦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在之前的数十次尝试里,无论他怎样努力,在任务开始前他总是会失去龙神之力,而麦克雷也一定会在任务中身亡。

        即使知道这只是梦境,可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看着爱人惨死在面前,总会影响到源氏的精神状况,在这里拖得越久,他们两个人在梦境里陷得就越深。

        把麦克雷拉出这个无限循环的梦境的关键在于找到他的"图腾",安吉拉这样对他解释道,所谓的图腾是那些梦境盗贼们用来区分自己是否在梦境里的东西,它可以是任何东西,甚至是动物或者人类,而且也能存在于任何地方。

        只要找到那个,就能唤醒在现实中昏迷不醒的牛仔,而作为他最亲近的人,源氏甚至比专业的治疗者还要适合做这件事。

        "不要顾虑,"安吉拉将针头扎进他仅剩的人类肢体,管线连接着一个不停转动的仪器,另一头扎进了昏迷不醒的,戴着氧气面罩的麦克雷的手臂上,见到源氏的不安,安吉拉安慰他道,"跟随你的心就好,毕竟他那么喜欢你,说不定你一进去他就会把那玩意给你双手奉上呢。"

        看来他还远远不够喜欢我,源氏咬牙切齿地想道(他现在藏身于运输机的货舱里,在一堆行李间被挤来挤去),等我们从这个鬼地方出去,一定要让麦克雷穿女仆装给自己做煎饼才够解气。

        不管怎么样,在前面的经验里他明白,越少让麦克雷察觉到异样越好,因为一旦干涉过多,整个梦境都会崩塌然后他就不得不重头再来一次。

        这次他也得抓紧了,因为从麦克雷之前的表现来看,他肯定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反常,正因为如此,他才选择放弃和麦克雷一起行动,而是潜伏在暗处。

        等着吧,无论是无限循环的梦境,还是你的死亡,即使没有龙神之力的庇佑,我也会用我的刀一一斩断。

 

第八棒 金鱼草

 

        这是第几次?

        源氏演练了无数次一样在钟声敲到第八声时拔出胁差挡住一发打向后脑勺的子弹,反弹回去的凶器击穿了智械的处理器,这次他连头都没有回。

        麦克雷会像以前一样在他的梦境中被一发子弹爆头,然后世界崩塌一切重来,他又得看着躺在病床上长眠不醒的牛仔一遍又一遍吐槽埋怨,但人家哪听得到啊。

        他是在真正的国王行动之后昏迷的,当时发生的爆炸将源氏压在地底,断了一条胳膊的小忍者百无聊赖地在废墟下坐了三天,一出去就被告知麦克雷抱着他的断臂昏迷不醒的消息,麦克雷在梦境中重复着这段日子,但结局总是变的,秩序和逻辑统治不了这个世界,他按自己的意愿让源氏失去了龙神之力留在直布罗陀,孤身一人来到英国,然后如他所愿代替源氏死在这里。

        源氏哼哼了一声,看着这盘解不开的局几乎快要绝望了——你该如何醒来?

        麦克雷在枪林弹雨中转过头,无意识地朝源氏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个动作从未出现在他从前的梦境中,源氏猛地打起精神,高处的炸弹沿着抛物线坠落下来,麦克雷转过头,这个场景让他莫名其妙感到熟悉。

        源氏无法控制地冲出去扑倒了他,炸弹在空中爆开,他后背裂开一样的疼痛,被碎掉的石块压进地底。

        麦克雷从剧烈的震荡中回过神来,源氏断掉的机械手臂躺在他身边,他盯着看了一会,阴凉的教堂洞穴里火堆发出荣光,钟声在遥远的沙漠中褪色,他的世界像被吸入一个空洞。

        小忍者捂着脑袋抬起头看到把自己困住的石板,哀嚎着为什么又要被困在这里三天?!

        但是不需要了,现在世界充满了狂风与毁灭,树木晃动,弯曲,它们的叶子仓皇飞舞,建筑都在摇晃它自己,破坏它自己,麦克雷在狂风中愣愣地看着那只断臂,终于想起事情的经过。

 

        “那永远不会是你应该感到骄傲的事情,”源氏把苹果递到麦克雷嘴边,躺在病床上的人伸着脖子要来咬的时候他又坏心眼地抽回了手,缓慢地张开口咬下一大块:“你以为我死了,然后你自暴自弃地昏迷了这么久,你还很骄傲?”

        麦克雷满足地笑出来,他张了张口想要扯几句俏皮话,可是刚刚苏醒过来的身体虚弱地撑不起他的欲望。

        他决定挑重点说,在密密麻麻的字眼中像乖学生一样用荧光笔划出一句,然后工工整整地抄在书本旁边。

        “我为你感到骄傲,”他说:“这永远使我感到骄傲。”

        源氏啃苹果啃到一半,眨了下眼睛愣住了。

        “你这是在告白吗?”

 

        “或许是吧。”

 


END


——————


评论(2)
热度(54)
  1. 细犬男舔粮处敷衍了事 转载了此文字
    期待下一次搞事!赞美太太们!

© 敷衍了事 | Powered by LOFTER